首页 _ 哪里 的标签存档3
  • 五一档黑马《何以为家》,看哭多少人

    五一档黑马《何以为家》,看哭多少人 五一档黑马《何以为家》,看哭多少人 五一档黑马《何以为家》,看哭多少人 五一档黑马《何以为家》,看哭多少人
    10年铺垫就为最后一站的《复联4》,早已跑过《泰坦尼克号》,一跃而为全球票房第二。这一灭霸式的碾压,在比往年多出一天假期的五一档,毫无悬念地拿下15.1亿票房中的大头——12.2亿。 即便大家都爱复联里的超级英雄,却仍然有不少人被另外一部电影里的小孩,打动得一塌糊涂。 究竟,这个黎巴嫩的小孩,凭什么从《复联4》虎口下夺食1.5亿票房?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各大奖项——入围奥斯卡、戛纳电影节、金球奖,夺得戛纳主竞赛单元评审团奖……?显然并不仅仅是因为这样,谁让《绿皮书》的惨淡例子还在眼前。 或许,从以下几个方面,我们可以大致了解到它的致胜法宝:   一、一个坚韧孩子的心声: 我要控告我的父母,因为他们生下了我。 相比于《嘉年华》里中国式孩子的妥协与懂事,这个最终决定和父母打官司的黎巴嫩小孩——Zain,更明白什么是现实生活里的不可调和,而他希望那些无力照顾孩子的人,不要生孩子。 虽然这与《家有儿女》里刘星的一句质问——“谁让你生了我,经过我同意了?”,有着异曲同工的宣泄作用,却自带生之残酷的无力呐喊。我们都知道,刘星这句话完全对口不对心,然而,《何以为家》里的Zain却早已学会了失望和放弃——“生活是一堆狗屎,不比我的鞋子更值钱。” 毕竟,就在我们以为绝大多数孩子都被温柔以待时,Zain听过最温柔的一句话,仅仅是“滚,狗娘养的东西”、“滚,你这垃圾”之类的脏话,只因为这比他记得的“暴力、侮辱、殴打、链子、管子、皮带”不知道要好多少倍。   二、一个原生家庭的丑陋: 我有什么错? 我也是这么被生出来,也是这么长大的。 其实,在看过《无人知晓》后,人们早就深恶痛绝一个残酷的事实,那就是:这个世界上人们需要考取的资格证很多,只有为人父母不需要考试,合不合格都可以生。而这一点,则无限放大在Zain的父母身上,并且他们美其名曰孩子就是自己的“脊梁骨”。 本以为有如此认知的这对父母,能活得体面继而爱自己的孩子。可惜的是,他们不仅把男孩当作工具——在所有孩子上学时,12岁的Zain只能帮忙送货,还把女孩当作商品——因为作为雇主的房东送来几只鸡,不懈造人的父母就把Zain最为亲近的11岁妹妹嫁了人,更可怕的是在怀了孕后,妹妹过世了。 拥有这般禽兽不如的父母,无助的孩子可以依靠谁?被拘留的Zain直白无畏地坦言:“我知道,我捅了一个混蛋。”(此处混蛋,指所谓的妹夫)。而面对这一本能的“过激”行为,Zain的父母始终只会表示,“我哪会知道有一天我会被自己的脊梁骨戳穿心扉”……   三、一个失序社会的衰落: 这片地区人不将人,充斥着乱和无规则 可以说,在这个被世界放逐的十平方角落,Zain和他的一群姐妹,虽然不是自己采集的种子,却慢慢活成了路边任人随意践踏的小野草。 这绝对与黎巴嫩的巨匠——纪伯伦,所描绘的《沙与沫》情境站在了对立面,因为Zain沿着黑夜之路前进,还是没有能到达黎明。难道这便是身处天堂的代价?即使在耶稣传教的“迦百农”,他们的心还是无法获得平静,又何谈在阳光下奔跑时,让生活变得色彩斑斓。 所以,游乐园里的摩天轮,充当一个意象工具,上一秒让Zain飞到顶端,得见海天线和晚霞,一探希冀的天堂,下一秒就落入凡间,一片嘈杂袭来,耳边处处疮痍。事实也正是如此,没有纯真童年之后,哪里都不会是Zain的家。 由此可见,“何以为家”(大陆)算是个极好的译名,完全不同于“星仔打官司”(香港)、“我想有个家”(台湾),在立足“不管他人(尤其是父母)嘴里怎么说,Zain还是想把命运握在自己的手里,坚定强调‘我希望大人听我说,我希望无力抚养孩子的人别再生了’”这一事实时,充分表达了生而不养、养而不育的家根本不算是一个家的精神内核。 即便这样,最为紧要的问题仍是关乎未来的,哪怕我们与真正理解该影片依旧有一定的距离,却还是可以因为出现在Zain身上的坚韧——那份不会在绝望面前别过头去的勇敢,好好沉思一下父母与孩子的正确关系。毕竟,孩子也有一个独立的人格和灵魂。  
  • 内容创业的知识阶层,他们的财富在哪里?

    内容创业的知识阶层,他们的财富在哪里?

    行业
    现代人的“焦虑”到底从何而来?碎片学习是如何替代“实体书”教育? 罗辑思维在北京举办了一次小规模的茶叙会,创始人罗振宇宣布了关于罗辑思维发生的“一件小事”:持续在各大平台更新了4年,收获了累计超过10亿次播放的《罗辑思维》视频,正式停播了。 罗辑思维的成功,在于打破了古往今来读书人的创业窘境。 比如说中国古代,知识分子要想发迹,就一条上升通道:叫“学成文武艺,货与帝王家”看过《大秦帝国》的都知道,就算是商鞅、张仪、范雎、李斯这样纵横天下的大才,早年跟错了人,一身才华也只能白瞎。你看古代知识的分子,他总要依附一个领导或者组织才能成事,要是遇不上,人生基本一片灰暗。 知识分子这个群体,你让他们立德立言可以,你让他们立身立业,完全做不到,原因就是,他们的知识与技能,在老百姓看来,是无用之学,仅此而已。 把时代的焦虑看做一种“红利”,背后是认知的市场。就有了百家争鸣,文艺复兴,自媒体的兴起,罗辑思维的诞生,水平上也许有高低,但还是同样的本质。表面上看,罗辑思维是一款视频节目。拉近了看,是一个说书的胖子。 为什么传统企业面对互联网如此紧张?高认知的人,在社会中低认知的领域竞争,可以形成碾压的势能。被互联网界称之为“降维攻击”。 媒体人的认知和技能,在这个年代是变得没用了还是变得更实用了?会发现这三点: 第一,认知虽然看不见摸不着,但却是巨大的资源。 第二,过去知识分子创业需要依附的组织,现在看来,反而成了掣肘。 第三,对于外界的信息和知识,人们对它的态度从追求“吸收”变成了“启发”。 更深层次来说,如果焦虑和失控感是某种必然,那么,创业可能才是获得安全感和控制感的唯一途径。 通过纸质书学习怎么样?这代人面临的环境是较为复杂的一届,只有现学现用,百战归来后的个人认知,才是“被验证过”的好知识,而这种认知,因为属于个人,所以只有高手脑子中有。书本的低效,因为其实所有的知识学习都必须找人,这是一种人类的本能现象。 人和知识,准确说是自己的认知和技能,正在紧密地结合在一起,我们从向书本学习,进化到了,向人学习的阶段。知识分子因为他们的高认知和学习技能连普通人都知道很有用了,他们还需要改掉一点历史基因里的小问题,就会变成一种未来全新的群体—知识商人。 互联网较早的特征就是免费,但是也诞生了大量的版权侵权商和伸手dang,这些人往往会拿出一些耻于言财的教条约束你。 所以,从知识付费的这一天开始,知识分子这个阶层,就注定会孵化出一个巨大的群体,也就是我们前面说的:知识商人。 关于内容创业,内容创业之所以是个伪概念,是因为这个词不准确,知识商人创业的背后本质,应该是高效率的认知产品的售卖。内容创业一定要走,一对多的形式! 什么是内容创业的正道?棉花糖四步走战略: 第一步:做内容,创业好比做棉花糖,首先手上有活,得有那一根竹签子,比如会写文章,比如会拍视频,拿罗辑思维来说,这根竹签子就叫做视频和音频产品,罗胖把自己压箱底的学识分享出来,吸引到了第一批的种子用户。但很多自媒体人创业止步于这一层,陷入了做内容,卖软文的死循环。 第二步:做社群,有了竹签子,吸引到了用户,咱们的棉花糖就做成了,但是棉花糖越做越大,还需要对吸引来的用户善加引导和服务,毕竟大家都是跟着你是想学东西长见识的,所以社群运营,读者维护,统统少不了。 第三步:打磨产品,做高效率的知识付费产品。内容服务者手上的技术是有用的财富,尊重劳动,就是正义,不然分享的人都饿死了,业内在知识产品的版权维护这块还不严谨,未来是个小风口。 第四部:复制模式,做平台,成为棉花糖机厂家,功成身退,提携晚辈。这算是内容创业的终极模式,罗振宇老师已经走到了这一步,他验证了自己内心最早的公式。 其实所有做内容产品的人,都是在看前人!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,五百年不过一卷雄文。
  • 从戛纳到中国,广告的价值下一站在哪里?

    从戛纳到中国,广告的价值下一站在哪里? 从戛纳到中国,广告的价值下一站在哪里? 从戛纳到中国,广告的价值下一站在哪里? 从戛纳到中国,广告的价值下一站在哪里?
    当戛纳把广告节变成创意节,世界的目光已经不仅关注皮囊更关注思想,那些透析商业进程的广告人或商业信徒,正在以创新的视角与建设性的实践,重新定义广告的内里,使之具有关照人心的温暖,尊重生命的多元,提倡环境的改善等使命。国内,刚刚结束的哈尔滨中国国际广告节,呈现了中国广告行业的发展脉络,奉献了很多融合国际潮流的案例的同时,也看到了更多浸润中国智慧与文化的新商业模式。从戛纳到哈尔滨,我们看到了什么? 戛纳创意节,在传达什么? 戛纳创意节的重头戏之一是为期几天的颁奖环节。谈到对创意作品评奖,必然涉及对其技术手段、审美情趣、价值观传播等范畴的把握与考量。这方面评审团有当仁不让的话语权与决定权。回顾戛纳,评审团成员数量再创新高,代表多元化,特别是女性评委比例上升到46%,9位担任评委会主席,占总数的1/3,刷新了历史,不禁让人联想到去年《无畏女孩(fearless girl)》带来的轰动效应。 评委的导向与立场决定了奖项的归属。随着来自品牌及科技公司的评委陡然增加,品牌光晕效应及创新技术性加分成为可能。全球性大品牌依旧备受瞩目,奥美、BBDO等广告巨头也保持态势有所收获。从递交作品分布来看,创意电商、品牌体验与激活、社交和影响者营销是持续报送热门,但最热的主题从性别平等延伸到了更大范围的可持续发展,既迎合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,又满足了新增的奖项诉求。 从今年戛纳的获奖名单可以看出,公益类导向的作品继续受到欢迎:比如《拯救物种(save our species)》 《垃圾岛国(trash isles)》等项目都以简单直白的创意呼吁社会对动物保护及环境保护的关注;值得玩味的商业作品持续为广告圈注入勃勃生机:去年获奖的《奇多博物馆》今年再次拿下金狮,《KFC FCK》则凭借其绝妙的公关创意让人拍手叫好;好的故事与内容层出不穷:比如凸显战区医院价值的影视作品《Hope》、关注种族歧视问题的《the talk》,在成功强调社会问题、获得我们情绪价值的同时也获得了多座奖杯。 但综合而看,不管是通过技术、创意、还是故事的手段,大部分摘得大奖的作品呈现出了一个总体的趋势:那些聚焦于社会问题、环境保护等宏观命题的作品更受青睐;而在这些主题的基础上,成功利用数据、科技等呈现创意解决方案的项目都成为了最后赢家。 最具代表性的作品《帕劳约章(Palau Pledge)》,它从898件作品中脱颖而出,斩获了直效、钛狮和可持续发展目标狮子三项全场大奖。有人对它如此描述:“它太具人文关怀了。帕劳的生态承诺是一种高效的创新行为,它在生态旅游方面创造了显著的意识。这是一个能立刻规模化的解决方案,并为后代创造了持久的遗产。 再比如,获得产品设计类全场大奖的《Kingo》,在关注能源贫困问题的基础上,通过软件、硬件和商业创新的结合,成功实现了用户获益、公司获利、环境友好的共赢,赋予了许多被边缘化社区未来的力量,培养了一大批清洁能源用户群,也实现了企业自身的业务拓展。有效的平衡社会价值与商业价值,实现了商业模式的创新。 层出不穷的优秀作品也正在反复加强这一事实:广告不再只偏重于商业价值,不再单纯的玩创意、或技术,更多关注的是创意与技术背后的初衷,从工具理性向价值理性过渡。而这一趋势从去年戛纳创意节就有所展现,让人印象深刻的《承诺胶带》 《护手粉笔》 《AR人脸寻亲》 《疫苗手环》都属于这类作品。未来,我们应该会看到更多的立足于社会问题,以创新手段形成可持续、可规模化解决方案的案例。 国际趋势如此,那中国广告呢? 近几年中国品牌对戛纳等国际创意节的参与越来越多,但表现差强人意。今年《火辣鸡翅》夺得一金,《遗忘的字体》 《52个镇长》分别获一银一铜,集中在广告创意公司。而京东、阿里、百度、华为、小米等互联网公司则纷纷打酱油,没有超过去年凤凰网《承诺胶带》双擒铜狮的成绩。 文化背景、所处发展阶段的不同或是中国广告成绩不尽如人意的原因之一,虽然中国广告作品尽管在国际PK舞台上火力不足,但在交锋与参与过程中也依旧受到了国际风潮的积极影响。在中国国际广告节,我们看到了一些贴近国际潮流的案例,也看到了一些中国广告所擅长的、以故事和内容取胜的中国特色作品。 一是受到国际创意春风影响,以创新取胜:去年的两个全场大奖作品,凤凰网《承诺胶带》融合了创意与商业,打造的可持续商业模式受到了诸多评委青睐,成绩斐然。而网易的《肯德基&阴阳师跨界应援二次元营销》则让我们看到了游戏营销的更多可能性。今年,全场大奖全部花落广告公司,Cheil广告的《一起捐脸,勇敢代言》提升了大众对于唇腭裂病患儿童的关注,拿下了媒介营销类全场大奖;而华扬联众为京东打造的《In the middle of the year》,用与品牌联合推出的10秒视频广告巧妙传达618促销信息,获得互动创意类全场大奖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个项目颇具戛纳风味,与今年的戛纳金奖《80 Days Of Argos》颇为类似。尽管如此,创意的借鉴在国内还是受到了欢迎。 二是在对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的平衡进行创新性探索:比如来自凤凰网的金奖作品《小创业大搭档,菱智减负计划》,就聚焦于处于困境中的小微创业群体,为创业者接入新的智库,提供创业资源包服务,助力创业者实现梦想。项目实现了解决创业问题、激活潜在消费群体、打造新商业模式的三方共赢,也创造了一个媒体、品牌与创业者共同成长互惠的共赢局面。这种对于商业模式的创新与探索与戛纳创意节所呈现的趋势贴近,这种中国式尝试或许能为国内的社会问题提供持续性的解决方案,形成规模化影响。 三是凝聚中国文化智慧,以优秀的故事/内容反哺品牌:凤凰网和舍得打造的战略级项目《舍得智慧讲堂》依托品牌文化,以人物故事探讨“中国智慧”,塑造品牌精神并成功以节目反哺企业,促进了产品升级和品牌文化的迭代。类似的,《一路书香》《送一百位女孩回家》《未央歌》等案例,也在通过优质的内容与品牌融合,用内容质感带动品牌的质感,为品牌背书。不仅强调品牌的价值理念,更为品牌内核强力赋能。我们看到,越来越的汽车品牌、快消品牌等都在与优质内容价值携手,以内容反哺品牌促进产业升级,未来这或将为处于国际化与本土化交融的中国广告提供新的思路。 综上,我们关注到,其实中国企业,无论是广告代理商还是互联网公司都在国际化与本土化的平衡。他们会考量价值观输出对于受众的影响,这使得部分获奖广告的公益性比重正在上升,同时他们也在努力用创意与想象力冲淡营销的功利皮囊,客户正在从过去的commercial 升级为 communication。 Change for good,或就是未来 最后,从今年戛纳创意节主题“ Change for good” 到今年亚太广告节的主题词“改变”,熟悉的广告营销行业正在经历着一场变革。我们会触达很多偏向公益、企业社会责任的案例,并由此衍生出社会创新与影响力投资。用商业的方式去解决社会问题或成为一种趋势,但这不是单纯的社会公益行为,而是一个新的商业机会,一种公益与商业共赢的形态模式。这种模式的基础在于社交类新媒体降低了传播成本,提高了公众互动性与参与度。同时,会开发出更多的公共产品,并且对于脱序行为有纠偏效应。 当然,考虑到商业回报延迟等因素,这个模式还在经历机遇与挑战,但是越来越多的广告人正在参与其中。他们不再谋求一个单纯的曝光,或者是品牌展示,或者一个简单的产品植入,他会在想用自己的方式,可能是一个营销的手段,为很多人去解决问题。期待更多人能够加入到这个平台,施展才华与想象力,真正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。